5分28-欢迎您

                                                                来源:5分28-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28 20:14:17

                                                                该技校合办人之一陈天哲则称,薛没有证据证明学校在欺骗她。“她太贪婪了。”他说,薛毁约的原因是想将百万年薪改为三个月100万。

                                                                薛春艳则解释,“三个月只是我们为首次合作设立的一个磨合期,实际上也正好为学校的招生期,我从未修改过这个钱的问题。”

                                                                如何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修改?周延礼、孙洁给出了四方面的建议:

                                                                年薪百万还是三个月100万?

                                                                红星新闻记者对比修改前后的两份合同发现,修改后的合同新增了合同期限条目,称本合同有效期为“推广期限”,为2019年6月至9月,但未提及费用。关于学校向薛春艳支付“宣传费一百万,分12次以每月形式付清,自合同签订之日,按12个月平均支付给乙方”这一条,前后合同一致。

                                                                (三)试点政策适用对象问题。试点政策的适用对象为“取得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以及取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的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新个税法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及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合并称为“综合所得”;将旧税法下“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合并为“经营所得”。根据新个税法归并所得类型的规定,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政策效应,支持 “第三支柱”发展,建议将试点政策适用对象扩大到所有取得个人所得税应税所得的居民纳税人。

                                                                周延礼、孙洁在提案中表示,在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政策试点过程中,上海、苏州等试点城市反映,试点中存在着税收抵扣流程繁琐、缴费模式缺乏灵活性、参保人和企业人力部门体验不佳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政策部分条款与2019年起全面实施的新个税法存在不相符的情况,建议修改。

                                                                面对这一质疑,陈天哲说:“她的流量可能还不如我高呢。”在陈天哲朋友圈里,他多次发布与自己相关新闻或自己在各社交平台账号上超高的热度,以及收割的流量数据。他也曾发布自己与“流浪大师”沈巍的合照,并在网络上表示学校想以年薪百万聘请沈巍讲课。陈天哲解释说:“我们做互联网加,创新教育,需要这样正能量的人。”

                                                                学校负责人:宣传中隐藏技校字样,是为了学生面子

                                                                在这场双方互相撕咬的官司中,留下一地鸡毛与又一场互联网的狂欢。